<noframes id="obkrf"></noframes>
    1. <small id="obkrf"></small>
    2. 本刊簡介   |    聯系我們   |   

      淺析新媒體語言的發展及其規范問題

      2020-02-25 11:58:38

        

        摘要:隨著時代的發展、科技的進步,社會進入以網絡和移動端為代表的新媒體時代,新媒體語言的產生、發展和使用都呈現出一些新的特點。新媒體語言擴展了漢語表達力的同時,也存在一些不規范、不健康的現象,因此,有必要推進新媒體語言規范進程,創造和諧健康的語言環境。

        關鍵詞:新媒體語言;特征;語言規劃

        隨著信息技術的發展和時代的進步,我們經由傳統媒體時代進入到新媒體時代。媒體形式的不斷發展,使得新媒體語言也表現出了一些有別于傳統語言的鮮明特點,語言材料比較豐富,語言風格多樣,對社會語言生活產生了重大的影響,人們廣泛使用并積極探索。本文試對新媒體語言的發展和規范問題加以研究和探討。

        一、新媒體語言的界定

        關于新媒體語言的界定,學術界目前莫衷一是。首先,關于“新媒體”的界定,學界包括傳媒業內都沒有一個公認并且清晰的定義;\統而言,新媒體是相對于報刊、廣播、電視等傳統媒體而言的,是伴隨著數字、網絡以及移動技術發展起來的,通過網絡,以手機、數字電視、電腦為接收終端的新的媒體形態。無論傳統媒體還是新媒體,都離不開語言,信息技術的深入發展開啟了新媒體語言發展的新階段。新媒體語言不同于單純的網絡語言。在新媒體語言之前,與之類似的概念還有“網絡語言”“網絡流行語”“網絡新詞語”“自媒體語言”等。新媒體語言和網絡語言產生和發展的時代背景不同,網絡語言產生和發展于以網絡為代表的“第四媒體”,而新媒體語言產生發展于以手機為代表的“第五媒體”。20世紀90年代,隨著互聯網在我國的普及,與報刊、廣播、電視三大傳統媒體不同的“第四媒體”—網絡媒體應運而生,社會隨之進入網絡信息時代,網絡語言也就此產生。網絡語言主要基于PC客戶端,是伴隨著互聯網技術的深入而廣泛發展。新媒體語言產生的時代背景是數字技術的迅猛發展,是在三網融合的技術支持下,延伸出的新的媒體平臺,形式多種多樣如手機媒體、社交媒體、移動媒體、自媒體等以及它們所衍生出來的各項媒體服務。新媒體對傳統媒體也有影響,出現了電子出版物、網絡電視等。這個時期,新的語言現象不斷涌現,新媒體語言因為其迅猛的“手機媒介”傳播效應,逐漸成為人們日常的社交語言,甚至被主流媒體進一步拓展和應用。在這個網絡技術日趨發達和成熟的時代,新媒體語言涵蓋并整合了之前與第四媒體互聯網有關的所有語言資源,總的來說,網絡語言是新媒體語言發展的基礎,新媒體語言不僅包括網絡媒體使用的語言,還包括以往所有以互聯網基礎的語言現象,包括近幾年的自媒體平臺語言、網絡電視語言、電子出版物語言以及有聲閱讀語言等,并且包含了全部社會階層的所有語言表述?偠灾,新媒體語言是經由新媒體生成的混合類的符號系統,本身具有一定的語言學屬性和特征。

        二、新媒體語言呈現出的新特征

        在當今新媒體時代,人們溝通、交流以及信息的傳播方式都與以往傳統媒體時代有很大不同,語言也隨之發生了變化。關于網絡語言的特點,新媒體語言除了具備網絡語言的特點外,還呈現出一些新的特點,主要表現在:新詞新語的層出不窮、用法的創新和語體的變化等,這些新媒體語言不僅廣泛應用于網絡交際,而且日趨進入日常生活交際。主要有以下幾點表現。

        (一)帶有鮮明的時代特色和創新性,同時更新快,穩定性差

        新媒體語言能夠及時反映社會發展,語言現象層出不窮,富有鮮明的時代特色。同時,因為信息傳播量大,更新速度快,有時之前還很熱門、很火爆的詞語在很短的時間內便會失去活力,有時不甚流行的詞語突然之間備受追捧,成為“網絡紅詞”。因此新媒體語言流行、更新、消亡的周期短,變化發展快,穩定性差、具有即時性的特點。比如“圖樣圖破森”“主要看氣質”“我也是醉了”等新媒體語言往往流行幾個月后就“過氣了”。而且新媒體語言緊跟社會熱點,幾天不上網,不刷朋友圈,不關注社會時事,就可能看不懂一些新詞新語了,同樣,新出現的新詞新語流行一段時間,也就自然“銷聲匿跡”了。

        (二)傳播速度快,應用廣泛

        和網絡語言新詞新語更多的反映新事物、新現象不同,新媒體語言的新詞新語主要植根于人們社會生活方式的改變和社會熱點事件的廣泛傳播。而且這些新媒體語言,不局限于網絡,在社會生活領域也被廣泛使用。比如稱呼語“親”,本來只用于網絡購物平臺,現在幾乎用到生活中的各種場合。還有“點贊”,原本只是微信朋友圈的一個動作行為,現在已經被廣泛應用,包括主流傳統媒體也經常使用。還有,“盤”本來是文玩界的專用語,因為在抖音視頻廣為傳播,“盤他”也成為常用的語言梗,并引伸出來“戲弄、整人、針對某人”的意思。

        (三)創作主體多樣,開啟全民造語時代

        新媒體時代,技術手段打破了階層上的壁壘,隨著微博、微信以及公眾號等自媒體的發展,無論是草根還是精英,都享有同樣的話語表達平臺。新媒體交際中使用的語言表現出獨具特色的個人風格,豐富的新詞新語一經發酵就迅速傳播。如“屌絲”“蟻族”“P民”“逆襲”“高富帥”“矮矬窮”等流行語都是由社會底層網民創制并廣為流行。同樣,一些新媒體語言也可以由精英階層創制,比如“定個小目標,掙他一個億”則出自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之口。

        (四)新媒體語言符號多元化,畫面感突出

        借助信息技術的發展,新媒體語言不單單局限于文字,而是趨于多元化,包括一些新穎的符號和圖片。聊天中,表情包的廣泛應用,可以豐富語言文字表達的溫度和感情,傳遞信息的同時表明態度傾向,使傳統語言變得立體生動,鮮活有趣,富有畫面感,增加了視覺效果。比如,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各種表情都被制作成了表情包,并配上文字信息,立體感十足,表達效果勝過單純的語言文字。

        (五)仿擬新語體的出現

        新媒體語言時代,不僅出現了各種新詞新語,而且語體方面,也出現一些新的突破,最明顯的是網絡流行體的盛行。如受熱播電視劇影響產生的“元芳體”“甄嬛體”等,這種流行于網絡的言語范式被稱為網絡流行體。隨著一些新媒體平臺和電視節目的成功運行,“感動中國體”“知乎體”“舌尖體”等層出不窮。這樣的仿擬新語體突破了詞、短語的范疇,不僅僅是信息和知識的傳遞,更是一種態度和情緒的宣泄。

        三、新媒體語言的規范問題

        對于新媒體語言的規范問題,語言學界有兩種不同的聲音。

        (一)新媒體語言不需要規范

        1.新媒體語言是一種社會方言,是正常的語言現象,不需要規范。這種觀點認為,新媒體語言屬于社會方言的一種,是具有某些共同社會特征的人在特定場合而使用的語言。新媒體語言是語言的自然狀態,有其特定的使用人群、特定的交際背景,并承擔了特定的交際功能,是新媒體用戶在新媒體語境中使用的語言,就像行話、隱語一樣,并不在國家機關、學校教育、法律、新聞等正式場合使用,根本不需要也不應該去規范。

        2.語言有自身的調節機制,不需要人為干涉。這種觀點認為,語言符號是由社會約定俗成的,新媒體語言這種新的語言現象的出現、存在和發展有社會的必然性訴求。如果符合語言發展的規律,被大眾所認可,就會保留在語言的歷史長河中,反之,則會隨著社會的發展而被淘汰。語言的發展過程有一個自我的調節過程,一些語言的表達方式會隨著社會的發展而被消逝,同時,也會有一些富有生命力和表現力的語言表達方式融入我們的日常生活甚至被收錄到權威詞典,成為基本詞匯的組成部分。這個過程也是語言本身一個自我豐富和發展的途徑,不需要人為的干涉和規范,順其自然即可。

        (二)新媒體語言需要規范

        新媒體語言是一種交際語言,是語言在新媒體背景下的應用。不管是新媒體還是傳統媒體時代,語言的使用必須遵循一定的規范,不能任性而為,聽之任之。

        1.新媒體語言存在不規范的現象。新媒體語言不斷推陳出新的同時,也出現了很多破壞漢語基本規則的問題。這主要體現為語音混同、詞匯變異和語法混同。語音方面,比如“偶”表示的是“我”“木油”“稀飯”分別表示的是“沒有”“喜歡”,用“杯具”代替“悲劇”,用“餐具”表示“慘劇”,“醬紫”表示“這樣子”等。這種諧音字詞,一般是因為漢語拼音輸入失誤問題造成的,雖然很多人明知是錯誤的,但是為了追求新奇和從眾心理,卻故意沿用,正確的寫法反而被摒棄了。詞匯變異方面,主要是隨意地使用語言的縮略規則,比如“人艱不拆”(人生已經如此艱難了,有些事情就不要拆穿了),“累覺不愛”(很累,感覺自己不會再愛了),這些詞匯破壞了漢語的嚴謹性。還有一些中英文混用的情況,比如,讀書ing(正在讀書)、作業ing(正在寫作業),還有“給我一個理由先”以及“你下先”的語法表達,都違反了現代漢語的語法規范。新媒體語言中,這些人為制造的諧音字詞、詞匯的隨意縮略、語法規則的背離等違背語言本身發展規律的表達,破壞了語言的純潔和規則,對現代漢語的規范化提出了挑戰,給正在學習規范漢語的青少年造成極大困擾。

        2.新媒體語言存在濫用的傾向。某些接地氣的新媒體語言的使用,可以增加表達的幽默感,達到良好的交際效果。但是也存在一些使用過度的情況。在2017年春晚,一些小品和相聲竭力使用新媒體語言,造成堆砌之感,反而讓人覺得用力過猛。蔡明和潘長江的小品中對“吃翔”這個梗的使用,很多中年觀眾一頭霧水,不明就里。另外,一些傳統媒體的節目主持人為了拉近與觀眾的距離,也過多地使用新媒體語言表述,影響了節目內容的深度和廣度,削弱了傳統媒體的核心競爭力,弱化了公民準確使用母語的嚴肅性。某些新媒體語言過于追求標新立異,反而影響了人際的有效溝通。新媒體語境中,“火星文”讓人望文生義不明所以;現實生活中,年輕人的一些新媒體用語,讓長輩不知所云?傊,新媒體語言的使用要適度,如果任其泛濫,勢必會給漢語的發展造成負面影響。因此,有必要對新媒體語言的使用加以約束和規范。

        3.新媒體語言中,存在一些不健康不和諧的內容。新媒體語言的不規范之處,不僅表現在語音、詞匯、語法、文字等語言本體方面,還體現在深層次的語言低俗、語言暴力等語言道德失衡方面。新媒體背景下,人際交往的虛擬性使許多人在網絡中“暢所欲言”,甚至部分年輕人以標榜個性、言論自由為名,在新媒體平臺公開宣傳使用低俗、粗鄙甚至有黃色和暴力色彩的語言。比如網絡平臺熱播節目《奇葩說》,針對社會熱點問題,金句頻出,刷爆朋友圈,為一些年輕人追捧。但是同時,某些辯論選手為博眼球,或者為了附和情緒的表達,動不動耍賤說臟話等這些粗俗低劣的言語表達。雖然《奇葩說》是一個娛樂類的語言節目,追求話題的大膽出位,但是在公眾媒體場合,大肆飆臟話,公開渲染葷段子,不利于年輕人尤其是未成年人樹立正確的社會價值觀。另外,年輕人喜歡的網絡游戲中,存在很多粗口諧音,如“麻痹”“煞筆”等不文明用語,還有一些具有隱秘深層含義的“做頭發”“我去年買了個表”等,在日常生活中被廣泛使用。這些粗鄙的新媒體語言玷污了語言的純潔和健康,也對交際環境產生了負面影響。新媒體語境下,一些人大肆使用并傳播低俗和暴力的語言表述,不僅污染了成年人的語言生活,而且不利于青少年的健康成長和教育啟迪。

        當然,一些積極健康向上的新媒體語言豐富了漢語的表達力,拓展了語言的張力,增進了社會交際的效果。所以,譬如“給力”“點贊”“正能量”“獲得感”等體現了時代進步,并且表達簡潔、準確、生動的新媒體語言,經過篩選后,可以進入漢語的基本詞匯,融入規范的漢語言體系。而對于那些違背語言本身發展規律的表達,或者是粗俗、暴力的表達,要加以規范和限制。

        新媒體語言的規范化,要分層次多角度考慮,積極使用并傳播思想健康、內容創新的新媒體語言,堅決抵制低級趣味、粗俗不堪的新媒體語言。這也要求語言文字管理者,盡快制定詳盡的政策,以便更好地引導新媒體語言健康、有序、規范地發展和使用。同時,我們要加強語言文字的基礎教育工作,引導青少年學生學習和使用規范語言文字,營造健康向上的語言使用氛圍,并努力推動新媒體語言的規范化進程,構建和諧健康的語言環境。

        本文由《赤峰學院學報》整理。

      淺析新媒體語言的發展及其規范問題

      期刊名稱:赤峰學院學報
      主管單位:內蒙古自治區教育廳
      主辦單位:赤峰學院

      出版周期:月刊
      出版地址:內蒙古赤峰
      語  種:中文
      開  本:大16開

      投稿郵箱:cfxyxbz@163.com

      國際刊號:1673-260X
      國內刊號:15-1343/N
      發行范圍:國內外統一發行

      創刊時間:1986
      注:本網站為投稿平臺,非雜志社官網

      天天爱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