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obkrf"></noframes>
    1. <small id="obkrf"></small>
    2. 本刊簡介   |    聯系我們   |   

      從浮山摩崖石刻看中國書法的發展進程

      2019-07-01 13:54:36

       
       
            摘 要 : 浮山的摩崖石刻,幾乎貫穿于自晉梁到明清的整個書法發展史,因而稱得上一部刻在石頭上的中國文明史。 摩崖石刻作為一種語言,折射出不同的文化情態。 浮山石刻的價值不在于文化的彰顯和宣揚,而在于“隱而秘”的丘壑思想內涵。
            關鍵詞:浮山;摩崖石刻;書法
            一、浮山摩崖石刻概述
            浮山摩崖石刻為安徽省重點保護文物。石刻歷東晉、唐、宋、元、明、清、民國時期,歷時 1700 余年。從會圣巖到馬蹄洞,石刻最為集中,薈萃了上起唐代下至民國的各類藝術風格石刻。 字體各異,大小不一,書體全面,異彩紛呈,令人嘆為觀止。 晉唐以后,先有代代高僧不斷開發,后有文人墨客紛至沓來,如孟郊、白居易、范仲淹、王安石、黃庭堅以及后期的桐城派巨擘,他們流連于山水之間,吟唱和詩,把酒臨風,或題刻,或著書,逐漸形成了浮山最獨有的文化巨卷,即摩崖石刻。摩崖石刻現存 480 多塊,雖然千年風雨的侵蝕,很多石刻已漫漶不清,但清晰可辨的典型石刻仍有 350 余塊。這些石刻刻工精良,異彩紛呈,是研究歷史名人、宗教以及書法的寶貴資料。提及摩崖石刻,自然離不開書法,而浮山的摩崖石刻,幾乎是一部自晉梁到民國的整個書法發展史。 這也是一部刻在石頭上的中國文明史。
            (一)摩崖石刻的年代
            摩崖石刻典型的有唐代 1 塊,北宋 15 塊,南宋17 塊,元代 2 塊,明代 87 塊,清代 75 塊,民國 26塊,建國后 1 塊。 浮山摩崖石刻歷經 1700 余年,跨越 11 代,是中國歷史文化的瑰寶。
            (二)摩崖石刻的內容
            縱覽全山摩崖石刻,就其內容而言,可分為詩詞歌賦、景物景觀命名、紀事、佛教用語等類。有關題詠浮山的詩詞歌賦類石刻占有很大的篇幅,有詠浮山的山水詩、詠景點的抒情詩、詠景物的哲理詩以及記載山史的抒情詩等多種。近百首的詩詞歌賦中,上乘之作美不勝收。枕流巖浩笑廊內,有明書畫家雷鯉所題《浮山游記》詩一首:“已從浮山來,更覺浮山好。 萬壑染秋云,乾坤怪未了。 游人無古今,天風醉花鳥。我欲煮煙霞,呼童拾瑤草。”以詩頌景,膾炙人口,讀來使人飄飄欲仙。 “共下虛舟墻,收藏浪里人。 路通天上眼,石轉地中輪。 鐘鼓生風雨,龍蛇自屈伸。借來莊子斧,削去古今塵。”此五言詩刻在隱賢巖, 是明末清初著名學者方以智、書畫家戴移孝等四人聯手創作的一首很感人的哲理詩,該詩造詣深遠,給人以啟迪,引人以遐想。
            二、摩崖石刻的書法
            浮山摩崖石刻,有 350 余塊清晰可辨,字體清晰,刻工精良,是研究歷史名人及宗教文化的寶貴資料。 當然,其中的書法藝術更是蔚為壯觀。
            (一)浮山摩崖石刻的隸書
            摩崖石刻中有一些隸書石刻。漢碑隸書法度嚴謹,成熟,完美,字體平穩勻稱,結構橫平豎直,布白均勻,表現出一種肅穆嚴整的靜態美感。 平穩并不意味呆板,寧靜并非僵硬,往往靜中有動,穩中寓奇,平中有斜,直中含曲,在平穩中寓動勢,在變化中得均衡,達到動與靜的統一,這就是漢碑隸書獨特之處 [1] 。漢碑的章法從簡書章法演變而來,竹簡窄長, 橫勢很強的隸書往往將竹簡左右空間撐足,故字距突出。 轉移到碑石上書寫,則形成了字距大于行距的布局,字格多呈方形或長方形。 基于以上這些特點,隸書書寫的章法多為行距均等的直線平均式。 由于字距大行距小,在布局上造成一條條橫向的空白,而這些空白又因字形的長短而出現縱向起伏的節律變化,因而動感十足。簡牘隸書是實用通行的文字,故多數用筆較隨意,雖然作者未曾特別顧及法度,但在便捷中亦注意求美。用筆正側交雜,粗細長短變化多端;點畫顧盼有情,率意自然,富于動感;字形大小不一,斜正互生,不拘一格 [2] 。特別值得注意的是其間包含了許多豐富的筆法,章草、今草、楷書的一些筆法即萌生其間。這些都為學習和書寫隸書提供了豐富的參考資料。
            清人隸書用墨以漢碑為基礎,變化有致。 清代是隸書復興的時期, 出現了許多杰出的隸書大家,如金農、鄧石如、趙子謙等。他們隸書的總體特點是以漢碑為基礎,擔又獨具匠心地摻入草、行、楷、篆書的筆法。 由于漢碑隸書均非墨跡,故無以窺見其用墨技巧。而清人隸書則極注重用墨的變化,苦澀、溫潤相映成趣。 其中又可分為兩類,一類突出隸書的金石之氣,以老辣蒼勁為主調;一類注意朗潤之韻,飄逸散淡。
            (二)摩崖石刻的楷書
            摩崖石刻的楷書還是很有代表性的。唐楷書以顏真卿為代表, 強調起筆收筆以及鉤點出鋒的提按,使華飾現象得以強化。 重心平穩是楷書的主要特征之一,唐楷的布白講究勻稱,左右結構的字既要互為朝揖,又要互為相讓;楷書上下結構的字大多上大以覆下,下大以承上,上下咸宜,互為管領?瑫鵀樽笥一蛑杏医Y構時,橫向忌諱齊平,須有曾差和錯落。
            晉楷結字重心平穩,然而在平穩中又有俯仰攲正之勢,顯得活潑而有動態感。 布白均勻也是楷書的特點之一。 過于勻稱易陷入平板而乏味,而晉楷書卻勻而見工,豁而呈巧。 中唐一系楷書講究揖讓并特別注意部首間的互不碰撞,而晉楷書筆畫與部首間的碰撞現象十分普遍。 從晉楷書的用筆、結字可以看出它與中唐楷書和魏楷的不同之處。晉楷一系用筆豐富而灑脫,中側互用,配合自然,不似唐楷多取中鋒,技法更趨規范化,故體勢妍美,流走瀟灑,這些都是它勝人之處。用筆的隨意,正說明法度純熟。晉楷體態綿和,洋溢著高雅的文人氣息,再加上點畫的呼應流貫,使其頗有行書的筆意。魏楷一系,是北魏碑版及北魏前后書風相近的碑志石刻書法的總稱,包括墓志、造像、碑碣及摩崖石刻等。 它們中有些如皇族墓志書刻均極精良 , 皆是書家所為。 也有是民間書手和刻工所寫刻,在用筆和點畫形態上保留了隸書向楷書轉變過程中的某些特征。部分筆畫含有隸意,鉤點出鋒多偏側,大多結字不穩、不勻、不工,再加上刻工率性而留下的明顯刀味,這些都反映了魏碑楷法的不成熟性。 但這恰恰又構成了它雄渾樸茂、 自然天成的書風,成為書史上頗具個性的一種審美典型。魏碑的體勢橫豎皆存,未歸劃一,然較晉楷、唐楷更多地保留了隸書的橫勢。其重心往往有偏側,故奇險之勢迭出。唐凱的偏旁部首往往規范而統一, 而魏碑卻姿態各異,魏碑結字的極富變化,擺脫了結構上的平勻工整,否則便索然無味了。
            (三)摩崖石刻的行書
            行書是介于楷書和草書之間的一種書體。古人云:“楷如立,行如行,草如奔。 ”張懷瓘也在《書議》中說:“行書非草非真,離方遁圓,在乎季孟之間,兼真者謂之真行,帶草者謂之行草。 ”行書脫胎于隸書,出現于東漢而成形于魏晉,至東晉趨于成熟。王羲之的《蘭亭序》有“天下第一行書”之稱,被譽為行書的最佳模式之一 , 它是融平正與攲側于一體的典范。由于王羲之行書作品有攲、正兩個風格,致使后世學王者亦各有側重,形成偏于攲側與偏于平正兩大支流。 平正一流書風雍和秀逸,攲側一路書風峻峭跌宕。米芾的行書將王字體系的攲側之風推向了極致,為晚明個性解放的奇縱書風開辟了通道。
            顏行從筆法的傳授淵源來看亦應是王羲之一系的派生,因此可將頻真卿行書視作王羲之體系的分支。但他能“納古法于新意之中,出新法于古意之外” [3] , 在傳統筆法中糅入篆籀筆意,變折釵股為屋漏痕,結體也變背勢為向勢,易方為圓。它的出現改變了王字一統天下的局面,為后世的行書創作提供了更多的模式,從而推動了行書體系風貌的變化和發展。
            魏行清代碑學興起后,文人書家“無不口北碑而寫魏碑”, 他們紛紛將魏碑的體勢和用筆化入行書中,對魏楷的行書的發展進行了有益的嘗試。 然而在此之前,書家們均已深受王、顏書風的影響,因此,他們用王、顏的行書筆法來寫魏碑,并在行書中注入了碑銘書法的雄強之氣,在拙樸中糅進了流暢之態,故這一流派實際上仍與王、顏行書有血緣關系。
            行書的結體正側并用, 由于書家的風格不同,其正側的比例也不一樣,但其重心仍須安穩。 行書講究開合,所謂開,指結字筆畫有向外拓展的趨勢 :所謂合,指結字的筆畫呈向內聚攏的趨勢,一般又稱為“向背”,向者為合,背者為開。行書體勢的開合向背,也與書家的書風有關。 任何書家亦并非一開到底或一合到底,而是開中有合,合中有開。布白均勻是楷書結字的關鍵,行書的布白有勻有豁,有疏有密 [4] 。 行書的結字在互為揖讓的基礎上還可以相侵相犯,相生相讓。而末筆以牽絲引出右字,左右兩部分互為生讓。行書的點畫互為呼應,一氣呵成。有書一字而筆筆連寫的,也有將一個字分成若干單元時連時斷的,筆斷而意連,所謂“空中飛度筆意也”。行書結體忌諱平齊,要求參差錯落。(四)摩崖石刻的草書摩崖石刻中草書作品不多。用簡化的點畫符號或引帶來替代文字的結構和部首,用連筆的方法加快書寫的速度,這就是草書的書寫方式。 草書中的某些字常有數種筆順, 其目的是為了承上啟下,轉換筆鋒,使草書在流暢中得勢。 這種一個字中的數種筆順也有定則,絕非隨意而為。 章草是隸書快寫的結果,其主要特征是保留了隸書的“波磔”字形方扁端正,字字獨立,偶爾連筆牽引,以簡化隸書的結構,但點畫清晰,斷多連少。
            今草又稱小草, 是在章草的基礎上演變而成的,它與章草的最大區別是徹底省簡了隸書的“雁尾”,使字外出鋒的奮筆波挑變為向內呼應的收筆,或生出下一個字筆意的引帶。這一改革大大加快了書寫速度,加強了點畫間以及字間的聯系;字形由方變圓,由斷變連,甚至出現一兩個字的一筆連寫;由原來章草保留的字字獨立的相對靜態形式,變為互有呼應、流貫暢通的動態形式。 結字則進一步簡化,字形的大小攲正也比章草自由放縱?癫萦置蟛,它與小草的區別除了字形的大小以外,主要是指其部首省減,字形抽象的程度更甚于小草?癫,顧名思義,即狂放不羈,跌宕縱逸,用筆速度大大加快?癫莸慕Y字俯仰起倒如騰蛟舞鳳,煙云霹靂,變幻莫測,甚至時而打破單字的結體方式,將幾個字變成一個結字單位,或者將一個字分拆成幾個單位,這種有離有合、有斷有續的組合法方式,將書法藝術的離合之趣發揮到極致;更強調黑白的渾然一體,無論黑與白,都要具有一種動態感;“飛鳥出林,驚蛇入草”講的是草書善于穿插、避讓,而不相撞特點;狂草多以奇險為基本態勢,然其更要險中見穩,若一味奇險,反而“盡險則無險”了;狂草為了簡省筆畫,往往有上下兩個字合用一個筆畫的互為借代的手法, 使二字的姿態極為生動,同時又加強了狂草所極力追求的連貫感 [5] ;狂草的章法相當自由,多以疏密較強烈的對比為基本精神;狂草動感最強,因而對節奏性要求也更高,這種節奏性主要表現在行間疏密安排上,疏密對比較行書、草書更為強烈。 狂草在很大程度上脫離了書法實用的目的,從而升華至純藝術現賞的領域。
            三、摩崖石刻的價值
            石刻作為一種語言, 折射出不同的文化形態。泰山石刻彰顯的是帝王封禪文化,嵩山石刻顯現的是少林禪宗文化,而浮山石刻恰恰不在于文化的彰顯和宣揚,而在于彰顯“隱而秘”的丘壑思想內涵。如鐘惺詩的“古人負奇情,題巖必幽獨”,林古度詩的“片語欲不磨 , 必具巖洞氣”,程胤兆詩的“不信有此巖 , 未嘗宣此義”,雷鯉詩的“金雞解鳴石龍舞 , 一嘯空谷生云煙”, 都體現了這些智者藏智寓石的大心胸,構建的是特定歷史境況下的思想文化。 這些語言與浮山特殊地理位置相適應,與浮山的奇幽山體相適應,與來者的處境心況相適應。在懸崖峭壁,在幽洞深處 . 在中國歷史的斷面上,浮山記載了一部以思想與文化的“石史”。從林古度的“明燭備梯”到姚鼐的“明燭天南”,浮山的文人似乎都置身在一個“漫漫夜色”的背景下。 盡管燭光如豆,盡管蒼山負雪,但他們的生命把天地照得通明。
            —— — — — — — — — — — — — — — — — — —
            參考文獻:
            〔 1 〕林散之 . 筆談書法 [M]. 蘇州:古吳軒出版社 ,1976.
            〔 2 〕黃惇 . 書法篆刻 [M]. 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 ,1990.
            〔 3 〕周積寅 . 中國歷代畫論 [M]. 南京:江蘇美術出版社 ,2013.
            〔 4 〕朱天曙 . 中國書法史 [M]. 北京:文化藝術出版社 ,2009.
            〔 5 〕中國書法家協會 . 當代中國書法論文選 [M]. 北京:榮寶齋出版社, 2010.
            本文由赤峰學院學報整理。
      從浮山摩崖石刻看中國書法的發展進程

      期刊名稱:赤峰學院學報
      主管單位:內蒙古自治區教育廳
      主辦單位:赤峰學院

      出版周期:月刊
      出版地址:內蒙古赤峰
      語  種:中文
      開  本:大16開

      投稿郵箱:cfxyxbz@163.com

      國際刊號:1673-260X
      國內刊號:15-1343/N
      發行范圍:國內外統一發行

      創刊時間:1986
      注:本網站為投稿平臺,非雜志社官網

      天天爱彩票